0°

他们,筑起外防输入“第一道防线”

    机场是防控境外疫情输入的最前线。26日晚,本报记者独家实地探访福州长乐国际机场,了解防控一线工作

 □本报记者 郑璜

海关人员进行流调问询。本报记者 王毅 摄

    26日19时50分,来自泰国曼谷的MF838航班降落在福州长乐国际机场,一场防范境外疫情输入的阻击战打响了。

    这趟航班搭载了37名旅客和8名机组人员,在防控一线的海关工作人员则超过60人,由福州海关隶属长乐机场海关及从福州海关各处抽调的支援人员共同组成。

    19时20分起,陆续有工作人员换好防护服到岗。所有人员到齐后,各岗位负责人再次传达了问询要点和技术操作要求。事实上,下午就有关员来到现场开展演练,互学互背技术要点。

    19时55分,海关关员登上飞机完成登临检疫。他们的工作重点包括向机组人员问询情况、对每位乘客进行体温监测、指导填写健康申明卡、进一步排查处置等。目前,长乐机场海关对来自口岸重点防控国家、地区的航班100%实行登临检疫。此次虽不是重点航班,但有多名欧洲转机旅客,仍须登临检疫。

    20时15分,机场海关旅检一科科长池灵玲听到对讲机里传来消息,登临检疫已经完成,准备下客,通知工作人员各就各位。

    20时20分,第一名旅客抵达入境大厅,后续乘客按照地面粘贴的醒目黄色线条,自觉保持一米安全距离。所有旅客都戴上口罩,不少人还穿了隔离衣。

    “回国的旅客会有不同程度的恐慌和焦虑,他们也想尽快通关。这时候,有温度的服务,更容易赢得乘客的理解。”旅检二科科长胡江雯记得,此前一趟从纽约飞来的航班,一位老人家独自带了四五名小孩,实在顾不来,工作人员连忙上前帮忙。

    第一道测温点前,红外测温仪会将旅客的体温实时显示在电脑屏幕上,测温岗工作人员紧盯屏幕。体温超过37℃的旅客会被引导到相对隔离的区域,通过水银体温计复查体温。

    体温正常的旅客则顺着工作人员指引来到流调台,14名海关关员已经等候在此。再次检测体温的同时,他们会指导旅客主动申报健康状况,开展流行病学调查,执法记录仪会记录下整个过程。

    “这个岗位直面旅客时间长,沟通技巧很重要。”从机场海关后勤行政岗增援一线的陈南,对工作颇有心得,“虽然有规定好的问询要点,但更需要现场耐心引导、灵活应变,让旅客放下戒备,透露更多真实信息,关键时刻可以保护更多人。”

    完成流调后,旅客就进入样本采集室进行咽拭子采集。这是核酸检测的一个关键步骤。旅客须张口暴露咽喉部位,病毒携带者呼出的气体很可能是含病毒的气溶胶和飞沫,岗位风险可想而知。

    福州海关监察室四级调研员翁钦从正月初三起,两次支援机场海关。每次采样前,她都会指导旅客做好配合。动作要快、要准,手上要用劲,但又要最大限度减少对患者咽喉的刺激。

    一次采样平均需要3至5分钟。但是,一部分敏感的旅客可能出现想咳嗽、恶心想吐的感觉,需要安抚让其放松。碰上不懂配合的小朋友,一个人就可能花费20分钟。最忙的一次,翁钦和战友一晚上采集了358人份样本,结束工作后,累得腰都直不起来。

    在所有体温正常旅客下机后,两名体温异常的旅客被带到负压临时隔离室前的有症状旅客排查区,在这里完成流行病学调查、医学排查和样本采集。负责该区域的,都是有专业医学背景的海关关员。有明显症状的旅客还会被带入负压隔离舱,完成样本采集后直接通过病患专用转运通道口,等候在此的120急救车可直接送医就诊。

    同属支援人员的榕城海关驻快安办事处办公室主任危玲当晚在这个岗位上,她从事卫生检疫工作已经23年。“毕竟跟各种不确定性就隔着一只口罩、一层面屏,说不紧张是假,但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工作中,危玲顾不上想这些,她必须全神贯注,只是工作的间隙,总能感觉到防护服下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21时10分,当晚最后一名旅客完成各项卫生检疫,进入下一道监管环节。

    然而海关关员的工作还在继续。有人需要负责后续的数据报送工作,连夜检测旅客的咽拭子标本。而对机场和航空器的消杀工作也在海关的监督指导下,紧锣密鼓跟上。

    “这可能是疫情阻击战开始60多天来,最轻松的一天了。”福州海关隶属长乐机场海关副关长庄政说,尽管疫情发生后,出入境航班数量持续减少,但面临的检疫压力更大,关员们不敢有一丝松懈。上周的一个重点航班,海关人员就工作到凌晨两三点。4点收到有乘客咽拭子检测结果为阳性后,他们又立马打起精神,开展后续上报。“其实,机场也只是一个前线,联防联控机制的迅速建立,是我们最坚强的支撑。”

    连日来,省卫健委通报了多例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这些病例的发现、排查和处置背后,都有海关人的坚守。  (《福建日报》3月28日第2版)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