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护长妈妈”林幼华

    曾参与禽流感危重病人的护理、泥石流滑坡现场伤员抢救……从事临床护理工作28年,三明市第一医院烧伤科护士长林幼华一直奋斗在一线。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她也未缺席,成为福建省支援湖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武汉光谷方舱医院医疗队临时党支部三明队负责人。

    “主任,早上好!后备医疗队请先考虑我,因我最近在感染科支援,更有经验。”2月11日清晨6点54分,林幼华给护理部主任发去消息。

    疫情发生后,因三明第一批支援人员有科室限制,林幼华错过了第一批去武汉支援的机会。“这次我不想错过了。”当她得知医院又要组建后备医疗队时,第一时间报了名。

    “家里没有负担,让我先去。”林幼华一再主动请缨。实际上,就在大年初五,林幼华的父亲因重症肌无力住院。林幼华未把报名的事告诉家人,直至后备医疗队名单公布,才打电话告诉丈夫。

    临行前,为便于穿戴防护帽,林幼华的丈夫亲手为她剪短了长发。“今天,我为你剪去青丝;平安归来之日,带你去做最美发型。”

林幼华是支援队中年纪最大的护士长。别的护士长劝林幼华不要上夜班、少进舱,她却总说:“我要和队员们同甘共苦。”年轻的护士们都叫她——“护长妈妈”。

    入舱前,林幼华会一一检查队员的防护措施是否到位,在舱内,为了让“孩子们”早点出来,她常常留下交班,最后一个出舱。

    2月23日晚,福建队支援湖北护士长群通知,要求各医疗队护士长报一名队员参加核酸检测。考虑到采集核酸检测的风险较大,林幼华报了自己的名字。

    采集过程中,有患者因鼻腔紧张而打喷嚏,飞沫直接溅到了林幼华的防护服上。“别紧张,深呼吸。”她不仅没有退缩,还轻声安慰患者。

    由于近距离接触未戴口罩的患者,核酸咽拭子采集人员需三级防护。采集完出舱时,林幼华防护服内的衣服湿透了。

    2月25日,夜雨连绵。以往晚上9点下班的队员们,将近12点还未抵达宿舍。林幼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打电话得知“孩子们”快到了,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又提上水壶,打上一份份银耳红枣汤,给“孩子们”暖身。“我是护理组的组长,等战‘疫’结束,我要把15位队员都平安地带回去,这是我的使命。”    □本报记者 全幸雅 实习生 肖雨

 

(《福建日报》3月10日第4版 )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